日头渐渐向西边落下去,一些狩猎队伍开始回归。这些提前回归的,多半都是那些自度没有机会取胜,自动放弃的。这些人,要么是在前面两天的比赛中接连败北,对今天的比赛本就没有什么期待的,要么是今天运气实在太差,总也达不到什么什么像样的猎物,主动选择放弃的。不管是哪一类,他们的所得都是极为稀少,有那么一两支队伍甚至空手而归,因为他们打到了一点猎物之后,居然原地玩起了野炊,烧烤起来吃掉了所有的猎物。

    而太子和魏王武三思像是在赌气一般,迟迟没有回归。大家对此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,毕竟这次的比赛终究还是他们两个之间的比试,他们两个是不大可能浪费一点比赛时间的,只要还没有到截止的时刻,他们都会一直努力争取猎杀更多的猎物,以期将对方彻底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一队人马回来了,又一队人马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队人马回来了!众人都懒得向南边那队正在向这边急剧靠拢的人马望去,现在这个时刻,回归的队伍一队接着一队,实在是太频繁了。而且,大家几乎都明白,来者一定不是今天的两个主角——太子武显或者魏王武三思。对于其他人,大家自然是没有什么兴趣的。甚至于,大家对于今天谁能夺魁,都没有兴趣,只想知道武显和武三思两个人之间的胜负。

    然而,还是有人发觉事情不对了——这支正在向这边靠拢的人马,人数太多了,而且都是步兵。要知道,行猎是人马,都是十人为一组组成的,就算是十组或者二十组人马组合在一起,也不至于有如此大的规模。再者,出去行猎的都是骑马的,而这支人马全部都是步兵,岂能不令人惊异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前面的千骑兵马发觉不对了,厉声喝止。

    回答他的,是一阵箭雨,那个发喊的千骑士兵,和他身边的几个伙伴,只在那一瞬间,就成为了刺猬!

    众人这才意识到,又是一场兵变发生了!这一次的凶险程度,比起上一次来,又要更甚几分。因为,这一次的事情,发生在宫外,不可能会有援军前来。而且,先前十分意外的,千骑的主力部队已经被派遣出去,至今还没有回归,现在这边剩下的兵马,只有区区三百人而已!

    群臣哗然,发一声喊,哭喊着四散逃命。只经过一霎那,方才还喜气洋洋,一派祥和景象的庄园,就变成了一个充满了恐惧和血腥的修罗场。为了逃命,众人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作为上位者的“范儿”。

    武则天也是慌乱。她见过的大场面固然是多,甚至前不久就经历过一次兵变,甚至死里逃生。但这一次的事情,实在是太过意外了,谁也没有想到,在千骑的监视之下,还有人能调动眼前这么多的兵马而不被察觉,待得发现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知道,一定是有些环节出了问题,但她一时间也想不透。不过,现在不是追究那些的时候,她现在需要逃命。天知道这莫名而来的叛军的目的是什么,说不定就是冲着她女黄的老命而来的呢。

    “救驾!救驾——”

    武则天有些歇斯底里,嘶声狂喝,在上官婉儿还有身边的宦者保护扶持之下,迅速后撤,而那些留下来保护她的千骑兵马纷纷迎上前去,挡在他们几个的身前,努力为他们的逃生制造机会。

    千骑乃是皇帝的护卫部队,几乎是皇帝走到哪里,千骑就跟到哪里。千骑里的每一个士兵,都是经过严格甄选的,在忠心和能力方面,都是没有问题的,就算是战到绝望,也很难奢望他们会投降。而眼前的兵马虽多,想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消灭千骑,不啻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武则天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,向前跪倒,道:“臣张仁愿救驾来迟,请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武则天一看来者是张仁愿,心下踏实了不少。她知道,张仁愿乃是宿将,他虽然不能随心所欲地控制对皇家最为忠心的千骑,却能鼓舞千骑的士气。他的出现,无疑会大大地提升千骑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当然,武则天对于张仁愿,也不是没有怨言的。这厮作为千骑的主帅,就该一直紧跟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的,而今这场面已经乱成这样了,他才出现,实在是有亏职守。而武则天最为不能容忍的,便是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动,千骑派出去的探马居然没有发现,失职实在是太严重了。

    武则天已经决定,只要躲过这场劫难,回京之后,定然不能放过张仁愿。尽管这位老将乃是当今朝堂之上,罕有的几个能打仗的将军之一,她也绝不会轻易姑息。武则天的性格就是如此,她可以极为大度,可以容忍常人所不能容忍的,但若是有人对她稍稍形成威胁,她会毫不犹豫地将之彻底除掉。

    “张爱卿来得正好,贼子猖獗,你速速领着众人平乱,他日回到神都,朕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武则天虽惊不乱,她已经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