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>()<>

    防盗防盗,设了60%,看不到的姑娘过3h再刷一次就好啦!

    应该……是在找理由吧。

    韩教授忽然有些讨厌自己的职业,因为是老师,所以他需要面对无数学生,听他们为逃课找理由,为请假找理由,为考试没通过找理由……

    虽然韩缜不想承认,但他真的对一个人心虚时的表情和动作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可他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安静的望着夏沃特,等他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,然后自己再点头应一句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虽然他下定决心跟夏沃特挑明,但真到了现在他却不是很在意那个答案了。他甚至在想,只要夏沃特能找出一个理由,再扯淡他都信。

    夏沃特这么好,他不想要小企鹅为难。

    而对面,夏沃特在听到韩缜的问题之后就失了方寸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再瞒一段时间的,但没想到韩缜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头脑飞快的转着,试图找到一个合适的解释。可当视线遇上韩缜的眼睛时,他却忽然泄了气。

    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清透得仿佛一面镜子,一下就能看到他的心底,让他那些遮掩的假话根本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他想,他没办法再对韩缜说谎了。

    想清楚这些,夏沃特反倒冷静了下来。既然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说谎话,那就把实情告诉韩缜。以这一天半的相处来看,韩缜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,相反,他很善良,也很热心,只要把企鹅们的难处告诉他,他一定会理解的。

    他艰难的开口,可声音却听上去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的工作证,我确实看过,就在你背包前面的口袋里。不过看完之后……我并没有再放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跟韩缜之前猜测的差不多,所以他点点头,表示自己在听。

    “我把它扔到了海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啥?

    “不只是工作证,你背包里那两个装着屏幕、会发亮的东西我也扔进了海里。”

    !!!

    韩教授懵了,夏沃特你要不要扔的那么准,你真的知道那两个是什么东西吗?!

    没等他问出声,夏沃特下一句就是: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那应该就是你用来确定位置和联系同伴的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韩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差点一口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你知道那是什么你还扔?!

    不可思议的瞪着夏沃特,韩缜咬牙切齿的问:“你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?”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夏沃特是因为从没见过定位仪和通讯器,第一次看到觉得新鲜,所以才把它们悄悄收起来不告诉自己,却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扔海里去了!

    还有工作证,假如扔定位仪和通讯器是因为它们会发光吓到了小企鹅,那工作证呢?那样一张破卡片又为什么要扔海里?

    难道是被上面自己的照片吓到了?

    韩缜越想越头疼。

    不过恐怕连韩教授自己都没意识到,虽然他现在非常非常恼火,但他已经在下意识的在为夏沃特找理由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到底是为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脑子里百转千回,最后画面定格在面前的小企鹅身上,韩缜长叹口气,觉得自己真是栽了。

    他居然没办法对小企鹅发火。

    虽然他真的很生气!

    他无奈的靠在身后的岩石上,静静望着夏沃特,等他解释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无论夏沃特说什么,他都会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夏沃特深深望他一眼,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,声音越发沉闷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想留下你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,南极的气温越升越高,环境也变得越来越糟,雪山崩塌和冰川融化的速度加快,陆地的面积急剧缩小,很多南极生物被迫迁徙,离开了原先的栖息地。

    虽然人类暂时控制住了全球变暖的速度,但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未来趋势,少则几十年,多则几百年,南极这片冰雪大陆势必会成为汪洋一片。

    科茨地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因为地靠南极圈,再加上独特的苔原地势,科茨地沦陷的速度远比其他几块大陆要快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对企鹅群体的生存并不会有太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